-暮暮暮目蝉

最近比较萌敦芥 汉亚 业渚 主萌瓶邪黑花 略萌克雷 米优 杀犬 伏八以及等等吃盗笔剑三段子短句(词古风那种超美!!)日常转图文 同人 追新番 二次元宅系一枚 大家多多指教(´ᴥ`) ノ
——【临风听暮蝉】

可疑的他來訪後。|01|雙龍組

#双龙组#啊好好吃(*/ω\*)

川本洛凡:

這是我一直以來想寫的長篇,不正經是拍胸脯保證鐵定有XD,祝食用愉快。
某大人跟心理諮詢師之間的故事。
※CP是雙龍組,現代paro穿越文。


──────────


荒做了個夢。
那是很長很冷的夜晚,寒冬來臨加上靠近大海,吹來海風比平時更格外刺痛,村民們將收集來的枯木聚集後升起火光來取暖,頓時黑夜裡開始有了明亮。
他蹲坐在幽暗房間內聽人們聊天,內容不外乎談論今天發生何事,順便夾雜些許謾罵,而罵聲也幾乎指向這年僅幾來歲的孩子。
是的,今天他預言又出錯誤。
在木格柵隔絕的窗口裡看光暈陣陣閃爍,男孩因寒風緊縮身體,單薄狩衣與稻草無法幫忙抵擋住多少冷意,他吹吹手掌,試圖把體溫回暖些。
忽然又有陣風從格柵外竄進屋內,但那是股暖風,輕柔地將他整身包圍,過沒多久後原本凍僵身軀逐漸回溫,再為他蓋上被單以防再度因寒而傷。
想睜開雙眼知道究竟是誰幫忙,但睏意跟疲倦接連襲捲每條神經,最後只在盡乎緊閉眼縫裡見到一抹如雪白的短髮,接近額邊處長了對角,背後還有隻看不出是何種的龐大生物。
前後不知多少次,那個人來訪時總不露面,永遠簡單用手掌覆蓋住他眼,爾後在額頭上輕輕一吻,向他說晚安。
男孩眼窩裡感受到從掌心傳來的溫熱,察覺對方沒有惡意使他放下警戒,那幾天睡得格外安穩,甚至漸漸成為每日嚴刑裡的光明。
夢到這裡後他就醒了,睜眼後窗外天色依舊昏暗,不過夢裡火光變成月光;簡陋柴房變成繁華無盡的和室;被囚禁的孩子變成平安京裡的權威象徵。
那場夢荒做了好多次,但每次時間都不太固定,有時一年一回有時半年兩三回,最近來得更是頻繁,光是這個月就夢到好幾回了。
他曾經翻閱過相關書籍,據說常夢見相同夢境,是個叫潛意識的心理狀況,雖然內心不太常想到或以為已經釋懷,但其實談及或想起時還是會在意。
荒凝視幾個關鍵字,想到自己以前曾試圖找尋那晚幫忙的人,可每當找到線索後抵達目地卻莫名地接連撲空。
包括最後一次他去了個毫不起眼又變成廢墟的神社,曾經擁有的輝煌只剩下一根腐敗殘破紅柱屹立不搖穩矗,上頭爬滿蕨藤花草,偶爾會有幾隻鳥蝶過來停留,除此之外連半點人影都看不到。
如風無聲過來無息離去,明是存在卻又從不存在。
隨後幾十年過去終究宣告音訊全無,他放棄尋找專注在大業上,繼續執行維持三界該有秩序。
夢醒後總有些許短暫又難以言喻感覺,過沒幾分後心裡盤繞又消失,恢復一如既往忘記這場夢存在的日子。
不知為何今日頭特別疼,荒瞇眼揉著太陽穴,身邊銀龍察覺自家主人狀況有異,略微擔憂地哼唧,就連平時顧互相追逐的兩條錦鯉也來關切。
「沒事。」擺了擺手示意別擔憂,他心想大概是沒睡好而導致頭痛,也沒刻意再去管。
抬頭望看圓月,周圍散發光暈似乎比往常更加明亮顯眼,從今夜算起的往後幾日是月亮最接近人間時刻,可謂百年難得一見。
不幸的是月亮這東西荒老早看多了,對它已失去欣賞心情,況且比起看天自己更喜歡賞櫻花,尤其後院櫻雨紛飛時,綿延十里的美景永遠百看不厭。
他再度閉起雙眼,陷入沉睡。
即使圓月懸掛於空,逐強光輝卻漸漸把黑夜劃破甚至佔滿雙眼,居民們趕緊出屋探勘情況,議論紛紛,完全無法理解究竟發生何事。
古代書籍記載月有好幾種意義代表,其中一項,即是象徵思念他人。


/


日本京都,平安市。
寬敞舒適的諮詢室裡,透白窗簾如波浪般輕微旋轉,跟隨風慢慢搖曳晃動。
他的辦公桌前正坐著一位年約四五十歲的女人,面容有些許皺紋,但經化妝修飾過讓她依舊具有美麗。
兩人對視好段時間後,女人先開口了。
「醫生啊,我最近心情真的很糟糕。」她握拳十指相交放在桌面,表情非常正經又困惑掙扎。「這幾天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沒胃口,明明沒發生大事心情卻鬱悶要死,還有是不是因為上了年紀,身體什麼毛病都出來了,肚子痛啦頭痛啦腰痠......」
「如果是身體出毛病,太太您應該需要去診所或醫院掛門診,而不是來諮詢室。」男人面帶微笑向她這般說,卻也巧妙地強制中斷婦女接下來想講的話。
但他不曉得就是因為這張無害笑容,讓女人一看後就遲遲緊抓不放。
長得爾雅溫文又無時發散出優容氣質,皮膚白皙微透,笑起來如絮風溫潤,跟他相處過的人都知道他個性和睦。就算起爭執,只要不碰觸到最後底線,他總能親自後退幾步讓抱怨就此平息。
但同事也知道那並非妥協,不過是不想把事情鬧大罷了,要是認真或下決心起來根本沒半個人能攔得住。
婦女收起假笑轉為正經,沒幾秒後又轉為嘆聲長氣無奈詢問。「你真的不考慮嗎?一目連醫生。」
「太太,外面比我優秀的人很多,令公子有更好的選擇,不一定非得要我不可。」
「不不不,我活到這把年紀什麼人都看過,就你這孩子愈看愈喜歡。」她搖頭否認,早已許下重大決定。「而且因為有你幫忙,我家兒子才能從生無父親的陰影裡走出來,現在他也到適婚年齡,是該找人定終生的時候了。」
「那您應該要找女孩子。」
「那些都不是問題,雖然醫生是男的但我能能接受,如果有你做我媳......」
「很抱歉,我實在無法。」一目連比出噤聲手勢強制結束無意義的話題,他深吸口氣後繼續說道。「後面還有幾位病患要談,您就先請回吧,但以後哪裡需要幫忙,歡迎隨時過來。」
見人似乎沒打算談論,婦女頗失望揹起精貴側包,接著把紙袋放到桌上示意請他收下。「沒關係你慢慢考慮,我會再來。」
人走後頓時空間裡安靜許多,一目連無力栽倒椅背,感覺整身像被精神轟炸過。
他身為心理諮詢師,長期負責傾聽病人訴求煩惱,面對面耐心對談並且一同解決問題,即使有多少正負面情緒他都要客觀吸收,不能帶有任何私心去評論每件事。
會幫忙是因為職責,那本來就他應該做的,誰知道幾個愛子心切的婆媽們接連找上門來談及未來大事,但他壓根沒這打算。
更何況跟不熟、不喜歡、沒相處過的另一半結婚,誰都不願意。
要不是礙於心理諮詢師身份,有高達八成會永久拒絕這些人過來假借訴苦名義實則想要詢問婚事,非常無力。
默默在筆記本裡寫私下拒絕往來戶名單,他閉起雙眼開始聆聽本日新聞內容。
“今晚天氣十分清爽良好,民眾有機會能看見百年來最接近地球的超級月亮,此現象將會持續好幾天,預計九點開始露......”
「百年來的超級月亮啊,公寓頂樓應該能看得到。」打開看手機時鐘顯示是晚間七時,一目連稍微看行程表,今日預約已經告了段落,回去後有機會邊煮晚餐邊賞月,順便邀請樓下弟弟一起來吃。
簡單收拾公事包後瞥見快被遺忘的紙袋,裡頭裝有些昂貴的精緻甜品,他掙扎片刻最後還是帶走,轉交給櫃檯負責人小鹿男吃掉。
工作地點離住處蠻接近,約十分鐘走程就能到達,途中他順道轉去超市買幾項食材,沒幾下功夫東西就齊全了。
打開公寓大門,映入眼簾是位年僅十來歲、短髮披肩表情略微平淡的孩子。
「連哥哥,你回來了。」雪童子手抱兔糰娃娃光著腳坐在樓梯間,每次抵家時間接近,他總會準時從三樓跑向一樓迎接人。
一目連蹲下身與他齊平,手揉對方頭髮輕聲問道。「爺爺奶奶都還沒回家?」
雪童子搖頭,抱緊娃娃力道又更大了些。
「晚上會出現你最喜歡的月亮,等等我們去頂樓邊吃晚餐邊看,然後順便幫他們煮一份,好不好?」
「嗯。」
「好乖,那八點多再過來找我。」見那對水藍雙眼終於朝氣閃亮,一目連才安心下來,寵溺地朝額處親了下後帶雪童子上樓。
先把孩子送回家再轉往四樓,綠色木門中央處鎖掛房客名牌,這扇門後方就是他的居住所。
標準典型溫馨小套房,坪數不大但東西應有盡有,對於單身而言剛好符合需求。更滿足是頂樓也是一目連的,位置在後陽台再走過去,如果人人要到頂樓就非得經過他同意不可。
好景不長,才剛開大燈放下東西,他赫然聽見有道稀疏聲從臥室傳來。
「......什麼聲音?」
一目連皺眉朝森黑走廊看去,起初以為是聽錯,但安靜沒幾秒聲音又再度出現,似有東西正移動碰撞著。
該不會是小偷吧......
活到二十幾歲從沒遇到這種情況,他努力回想電視上常報導的防身術,再後悔一下沒去買噴霧劑,戰戰兢兢吞嚥口水拿起掃帚跟平底鍋,壓低腳步聲往臥室前進。
深吸口氣將門把輕輕轉動,一目連利用縫隙偷窺裡頭情況,果不其然真的有個身影在移動,而且似乎相當緊張。
一鼓作氣開門後快速開燈,他舉起鍋子拉緊嗓音大聲喝止。「不准動!再動我就......就......」
霎那人整個定格雙唇微張完全無法言語。
只見眼前有條巨長帶紅白相間的上古神獸徘徊於床邊,周圍還有巨大球體跟幾顆小隕石漂浮,牠聽到門聲後轉頭,也同樣訝異地張大眼睛與自己對視。
接著一目連又看到枕頭前有兩條錦鯉漂浮於空,不曉得在用嘴戳什麼東西,墊高腳尖側身仔細望去。
他的床被一位穿著詭異的男人給睡了。

【玉雪】胧月(上)

风住尘烟:

cp为玉藻前×雪童子,微匣百


有年龄随等级成长,以及觉醒前未拥有完整记忆的设定。








凛冽的风裹着纷纷白雪,覆盖了一片火海的京城,却未能完全熄灭那熊熊燃烧的业火。艳红的火跳跃着,摇曳着,照亮了漆黑的夜,映着人们脸上的惊恐,那绝望的叫喊声都被淹没在了呼啸的风声里。


滴答,滴答,那是鲜血滴落的声音。


天上,方有一片漆黑的夜空未被翻滚着冰雪的云所覆盖,一轮胧月肃然挂在空中。


清冷的月光洒下,冰冷的刀尖贯穿了他的身体,泛起亮光,映亮的顺着它淌下滴落的血。


雪童子看见殷红的血从玉藻前的嘴角淌下,也沾染在了他拂动的发丝上。


九尾的大妖始终没有言语,也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他面无表情地睥睨着这燃尽一切的业火,也毫无反抗地接下了那致命的一刀。


雪童子收回刀。“砰”,那是玉藻前从空中跌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不反抗?你明明可以......心脏一阵抽痛,他的右手颤抖得几乎握不住那把雪走。


玉藻前的面具掉落了,血从他胸前的伤口处淌了出来,在他身下蔓延开,染的那洁白的血一片殷红......


 


 


雪童子猛地睁开了眼。他看着泛着月光的屋顶,再看了看这只有他一人的房间。


窗外的风扑打着竹帘,风移影动。月光照着大地,泛起的光亮柔柔映入屋内。


又做那个梦了啊......


雪童子掀起竹帘一角。外面下雪了,不算大,纷纷小雪飘落在地。地上,树上,屋顶上都已积起薄薄一层,在月下泛着柔和的光。


记得那时候,也是这样的场景......


他回过神,重新躺下,却再也睡不着了。


 


 


天明了,一切都已铺上银装。


“哇——下雪了啊!”桃花妖正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庭院中的一片雪白,很是兴奋地招呼道:“樱花樱花,快来看看,下雪啦。”


“诶,真的呢,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吧。”樱花妖也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其他被叫起来的式神。


“哇,下雪啦,我们来打雪仗怎么样?”“嘿嘿,好呀好呀,都出来玩吧。”


“小心点,可别伤着了。”姑姑笑着看着他们打闹着。


雪童子也出来了,看着这不怎么熟悉的庭院和这番景象,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这个阴阳寮一星期多了。


“哈——他们可真有精神啊。”晴明没精打采地打着哈欠。


“晴明,你昨晚没睡好吗?”神乐看着他的黑眼眶问。


“当然没了,这家伙一晚上都在研究怎么从八歧大蛇哪里搞到六星极品爆伤针女。”博雅也打着哈欠,“还非得拉着我一块,搞得我也一晚没睡好。”


“晴明大人还真是幸苦呢。”八百比丘尼掩着嘴笑了。


四位阴阳师也出来了,雪童子正想着要不要去打个招呼,晴明却先走了过来。


“雪童子啊,这里怎么样,还适应吗?”


“嗯,还好。”


“你马上就要五星满了吧,可惜经验狗粮不够了,不然马上就六星。”


“好,好的。”


不知为什么,这个阴阳师的眼神真的很......


当然别人都一脸嫌弃地看着晴明那一脸“你是我欧气的结晶”的表情。


“呵,SSR的待遇还真是好啊。”匣中少女不知何时也出来了。


“就是啊,我都五星满级了也不给我升六。”百目鬼颇为不满地看了晴明一眼。


“那......这个,给雪童子六星以后就给你升。”晴明不得这么说,其实主要还是看到匣中少女笑里藏刀的笑容后怂了。


“对了,今天的签还没抽呢。”晴明蹲下身,从小纸人那接过今天的签,“我来看看今天是什么......”


雪童子看着晴明满怀期待地拆着签,又看向不远处,那里密密麻麻地挂着所有的拆开的签,中吉、末吉、小吉,还有几乎没有的大吉,一串串签纸结起的白绳似乎记录了这个阴阳寮过往的点点滴滴。


“哇,今天竟然是大吉呢!”


“难得的大吉啊......我都没见过几个,看样子又要抽卡了是吧。”


“怕不又全是R。”


“......你们就不能说些好话吗?”


晴明还是满心期待地走向召唤室去了。


“呐,雪童子,一起去看看吧。”百目鬼招呼着他过去。


召唤室里,晴明已经抽完20连了,当然是完美的20个R。


“我就说吧。”匣中少女看着刚被召唤出来的那些小妖怪们继续补刀。


“......说好的大吉就会有SSR的呢。”晴明很是抓狂,握着手里仅剩的几张蓝符念道,“就这剩最后六张了......玉藻前啊你快来吧......QQ牛力自由!”


玉藻前......听到这个名字,雪童子不由一怔,虽然知道玉藻前也是可以被召唤为式神的,但他还是无法平静。


如果他来了,自己又该怎样面对他呢。


但是,真的很想在这里见到他,不是与自己为敌的他,不是那个胧月霜天下,被鲜血染红了衣襟的他。


晴明依旧很抓狂。一抽,R,两抽R,三抽,四抽,五抽,还是RRR。


雪童子也不由有些失望。他还是......没有来......


“最后一张了......”晴明一脸生无可恋地表情,“该怎样就怎样吧。”


一道白光闪过后,召唤阵里赫然站着一个少年。黑色长发,遮住了眼睛的白色面具,还有那挂在胸前的手鼓......


“玉藻......”雪童子还没惊呼出口,晴明却是闪电般地凑了上去。


“玉藻前啊!!!是真的玉藻前啊!!!”晴明一把就抱住了小玉藻前,感动地都快哭了。


小玉藻前显然是被吓到了,竭力想要挣脱。


“没想到啊......晴明也能这么欧。”匣中少女一脸惊讶地看着被召唤出来的玉藻前,怀疑这是不是假的。


小玉藻前此时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自己似乎是被所谓的阴阳师召唤成为式神了。


“你可终于来了啊。”晴明一脸幸福地牵着小玉藻前就往外走,“回去就给你六星。”


“......晴明,你是不是忘了你还答应过什么?”


“呃......这个,就再等一等吧,玉藻前六星以后就给你六。”


“话说你别忘了经验狗粮不够哦。”


“......这个我还真忘了。”


雪童子听着他们的对话,什么也没说,只是一脸复杂地看着少年模样的玉藻前。


小玉藻前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回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显然,他不记得他。


那一刻,雪童子忽然希望玉藻前一直就这样好了,忘了自己或许更好,至少能忘了,自己曾经差点杀死了他。


 


 


“晴明。”雪童子找到正在仓库里翻找觉醒材料的阴阳师,“能不能,暂时先不给玉藻前觉醒?”


晴明听后,正翻找着的手顿了一下,却又似乎意料之中。他没有看雪童子,问道:“你是不想让他想起曾经的事吗?”


雪童子没有回答,却默认了。


“你知道那是无法回避的。那记忆终究是属于他的,总有一天所有的记忆都会回归于他。”


晴明转过头,看着雪童子,“这样做也只是一时的罢了。”


“我知道......只是,我真的......”


我真的不想让他忆起曾今那么多的痛苦,还有......


晴明看着他那悲伤的表情,无奈地答应了:“好吧,但你要知道,就是我不给他觉醒,他迟早也会主动来寻回记忆。”


“嗯,谢谢。”


看着雪童子离开的背影,晴明不由叹了一口气。


刚才的话已经不是他第一遍说了。他知道自己的式神们都有着自己背后的故事,其中也不乏痛苦和悲伤。所以那些在意他们而又先一步来到这里的式神,看到他们不再记得曾经的痛苦了,便希望他们,要是一直不记得这些,就好了。


唉......我真的希望你们都能明白,来到这里,就不要再拘泥于过去的事了。一切都能是新的开始。


雪童子,希望你也能像其他人一样,解开心中的结吧。




雪童子走出仓库,看向那白雪皑皑的庭院里。


式神们都在欢迎新来到的小玉藻前,邀请他和他们一起玩。


雪童子看见他笑了,虽然看不见他的眼睛,但他知道那里面洋溢的一定是真心的笑容。


雪逐渐又飘落起来,从天空中逐渐积起的云层中飘下,纷纷扬扬。


“哇,这次的雪好大呀。”


不知为何,在那纷纷扬扬的雪花织成的帘幕中,雪童子仿佛又看见了那天,那熊熊燃烧的业火,那染血的冰冷刀锋,和倒在血泊中的他。


还有,那轮俯视着这一切的,清冷的胧月。


 









-葬江雪此处。

虞虞虞虞虞虞🍉:

*雪女自戏
*短,很短,非常短
*而且不想修…


#葬江雪此处


若我就如此沉寂无声。


随着黎明前最后一片雪花飘零直下,融进破晓与晨光相拥,漫漫长夜就此告终。我坐拥自这场邂逅中跌来、偷偷溜到雪原之上的一抔斑驳星辰,面朝所谓天涯,毫不温柔,倒是像戗风急转携坚枪锐刃来,霎时风止了,东方黎黄的天空中只余西斜一轮残月。


曾我伫立寒峰之巅,回荡的是神社铃纽上所系本坪铃之声,还有人类拍掌振魂的脆响,这便是通往神界之音。曾我停驻江河之源,嗅到的是海水咸湿的吐息,这便是遥远八重潮风。在陷入深眠前的第九秒,零散的回忆如潮水,来势汹涌也将我淹没。


彼时我所听到的,是风消散的声音。


想来妖生长远,我穿风踏雪,见过许多人,听闻许多事,然而道长路远,旅途终程的归宿之地,又究竟止于何处呢…?


若我就如此沉寂无声睡到黎明,烦请病春挟着第一缕昏晕的风来葬我,还有我曾所响彻的每个瞬间。

【荒×座敷童子】星火

#荒座#(๑⃙⃘´༥`๑⃙⃘)好吃

沧铘音阙:

平安京童话故事【×】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微量酒红,雷者慎。

【1】
荒在某位城主的宅院里,捡到了一个孩子。
这事情说巧不巧,不过就是在断壁残垣之间搜刮可以补刀的生者实施屠门的过程之中一不小心发现了某个锁的很严实的地窖,严实到陨星天罚都没能将它破坏。
荒以为,里面自然是藏了最后的幸存者,这么周密的防御没准还是很重要的幸存者,譬如说仇人的最后血脉什么的……
岂有不闯一闯的道理?再结实的门墙也禁不住诸星之力轮番轰炸。地窖的门轰然洞开,久违的日光投射进昏暗房间,惊起满地灰尘扬落,覆盖绘了满地的阵纹。
在光线不能及的暗处,幽蓝鬼火倏忽流窜,荒看见一个孩童端正跪坐在阵法中央,被鬼火的光隐约照出一个影子,像是丛林之中只在夜间出现的精灵。
“到此为止。”稚嫩的声音从黑暗之中传来:“不要再靠近我了。”

【2】
荒的下属们去迎接自家大人时,惊悚的发现大人多了个背后灵。
不对!那个坐在红色星象上头扶着龙的小孩子怎么看都不是背后灵,是个妖怪啊!
“不清楚她是不是仇人家的,所以带回来了。”荒这么解释一句,一回头就看见自己那头死蠢的龙把脑袋拱在小孩子的怀里,还蹭了两下。
荒:“……”
小孩子用藕节似得小短手把龙头推开,满脸正经的和这个大妖对视,板着一张小脸:“我名为座敷童子,不是那一家的人,是那家的人囚禁了我,以求得家宅平安。”
“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荒挑眉:“况且他们还不是被我灭了门,你这个家宅平安的保佑,不见得灵。”
座敷童子就不吭声了,包子脸气鼓鼓的,看上去像个饱满的糯米团。
“在我查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之前,你别想走。”荒一把拽住还想往座敷童子身上凑的龙:“你最好没有说谎。”
等荒已经走远了座敷童子才轻轻一瘪嘴。
“吓唬孩子呢,哼。”

【3】
荒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福禄满门,家宅平安。从他入妖道开始百多年来,这宫殿里头从来没这么安宁过。
听说护卫甲前天恰巧找到了某种稀有的草药治好了他的多年顽疾,听说下仆乙择吉日和侍女丙表白成功喜结连理,就连荒自己也无意之中在书桌后找到了丢失多年的占星典籍,原来它只是掉到了夹缝里。
“大人,我们去查过了,座敷童子确实是福星,据说她待过的家庭都能兴旺,但她一走就会中落破败……”
荒沉吟一阵,没吭声。
“只是听说座敷童子的性格多数类似顽童,不知为何,跟着大人回来的这个沉默的很……”
被关的久了,再多顽童稚气也得磨得干净了吧。
“还有一点,据说,座敷童子可以帮助她想帮助的人快速回复妖力,在战斗时是不可多得助力,不知是不是真的……”
荒猛然抬头。

【4】
荒动身去了一趟座敷童子住的院子,远远的看见那红衣的女童骑着自己的龙正满天的溜达,那条蠢龙还很高兴的样子。
荒觉得自己脑壳疼。
但他脑壳疼也不会表现出来。狂拽酷炫写了一脸的大妖冷哼一声,打个呼哨叫自己的龙回来。
结果龙带着座敷童子一头撞过来,满满当当撞在了荒的怀里。
荒冷着脸拎着女童的衣领将她放在自己身周的星象上头,两人大眼瞪小眼,座敷童子瘪瘪嘴:“你查清了吗。”
荒不置可否哼了一声。
座敷童子拍拍袖子:“那我能走了吗。”
荒的眉毛一跳:“你觉得,我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了,还会放你走?”
座敷童子睁大了眼睛:“你不守信用!”
“信用是什么?”荒嗤笑一声:“我的宫殿哪儿不好,你不愿意呆?”
“冷冰冰的,哪里好。”座敷童子不领情:“都没有人陪我玩。”
荒噎了一下,以他的脑回路要让他哄孩子太难了,偏偏面前这只不是能用武力解决的主。
他的龙暗搓搓探出脑袋,拱了拱座敷童子。
荒灵光乍现,指了指龙:“它陪你玩。”
座敷童子用看智障的目光看着他。
荒不耐烦了:“我的星象给你当了椅子,我的龙给你当了玩伴,这宫殿里头还有什么是你想要的?直说就是,我都能弄来。”
座敷童子歪歪头:“突然这么大方一定有阴谋,你要我干嘛?”
荒抱起手臂:“我听说你能帮别人回复妖力?”
座敷童子愣了一下,从星象上头跳下去就跑:“这个不行!我会死的!”

【5】
结果等荒下一次出门时,背后还是多了个小孩子。
“你就坐在星象上头,最好不要乱跑。”荒头也不回:“不然就你那小短腿,能跟上我才奇怪。”
座敷童子正抱着个熟透的果子啃,脸颊圆鼓鼓的,看上去像只仓鼠。闻言她睁大了眼睛瞪着荒,碍于满嘴塞满了果肉说不出话,于是流窜的鬼火呼啦啦扑了荒一脸表达她的不满。
荒:“……”
他抬起手,戳了戳座敷童子鼓起来的包子脸:“乖一点。”
座敷童子给他吓得险些从星象上头掉下去。
就见这大妖收回手,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捻了捻指尖,回身就唤来陨星将一片青山绿水轰成焦土。
好凶残!大魔头!
荒一路凶残的碾压过去,在他背后,座敷童子抱着她的果子啃的十分忧郁。
轰到一半,荒突然停了手,回头:“妖力不够了。”
座敷童子泪汪汪的看着他,眼睛眨巴,眨巴,眨巴。
荒不为所动:“装可怜没用。”
红衣女童瘪瘪嘴,撩起和服的袖子,用自己圆短的指尖在手腕上刷的一划,艳红的血从雪白的腕子上流出来,滴滴答答往下淌。
“呶,喝吧。”座敷童子把手递给荒。
荒皱起眉头,嘴唇动了动,终究什么都没说,捧着女童的手,吸吮她的血液。
孩子的血,都是这样温甜的吗?没有半点腥锈的气息,热血滑过咽喉,妖力得到补充的感觉舒适的像是沐于阳光之中。
座敷童子的小脸发白,她拽住荒的一绺头发拉扯:“你还要喝多少啊!喝一点就可以补充啦!失血过多我真的会死的!”
那天,荒取得了以往三倍以上的战果。他回到宫殿的第一件事是喊桃花妖和惠比寿来他的寝院,等两个医生赶到时,就见荒抱着软软的小身子,面色苍白近乎透明的女童抓着荒的手,把他的指头往嘴里塞,磨着牙啃。
“我再也不和你一起出战了。”座敷童子愤愤的磨牙:“你打起来都没完的!”

【6】
远远近近的大妖都听说,荒的身边多了一个小孩子。
有人看见荒一人在前,攻城略地,背后那孩童安稳坐在漂浮的星象上面,或是吃着零嘴,或是逗弄赤龙,两条小短腿前后摇晃,悠然的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处战场。
又有人看见在陷入鏖战时那孩童坐在荒的肩头,抱着大妖的脖颈左顾右盼,荒偶尔说句什么,她便用自己的手去捂荒的嘴巴。
也有妄为之妖在与荒战斗时,将那孩子作为荒的弱点试图出手,却不想攻击的意图刚一流露,荒便勃然大怒。流星宛如天罚般接踵而至,几乎要将这一片土地都焚毁为死域。
最后还是那孩子说了句话,才让荒停了手。
她说:“大魔头,你再这么浪费妖力,我就不帮你补充了喔?”
荒抬手遏止了天罚,将铺天盖地的星辰之境收回,脸色不佳的回过头:“小不点,你也不看看我是为了谁?”
红衣女童笑嘻嘻歪了头,眨巴着眼睛不再搭腔。

【7】
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大婚的那一天,广邀天下大妖前来赴宴。荒赴宴时换了一身黑红相间的劲装,将修长挺拔的身形勾勒近乎完美,举手投足流露出大妖的孤傲与盛气凌人,百般风流,全都被他肩头的女童给软化成了绕指的春水。
那女童粉雕玉琢,生了一张雪玉可爱的圆润面孔,被精心梳理过得长发缀了金铃,左顾右盼时铃鸣声声,让人从面上一直柔软到心底里。
“大魔头。”女童拽了拽荒的头发:“那个姐姐穿的是什么啊?好漂亮!”
“那叫白无垢。”荒放任女童嚯嚯他的头发,虽冷着脸,声音却平和:“酒吞童子与鬼女红叶纠缠一世,终修得正果,白无垢一生只穿得一次,当然漂亮。”
座敷童子歪了歪头:“真好,可惜我没机会穿呢。”
荒侧过眼:“有机会的,我等你长大。”
座敷童子抱着荒的脖颈,轻声呢喃:“可我不会再长大了呀……”
荒沉默片刻,覆手揉了揉女童的头发:“无妨,这样就很好。”

【8】
星辰之境中的妖星君,有一个长不大的童养媳。
只有他的童养媳在身边时,荒才能够发挥出他最强大的力量。
这是整个妖界都知道的不争的事实。

【狗崽】有没有那种长得帅还有钱就是眼瞎的人(5)

#狗崽#(๑⃙⃘´༥`๑⃙⃘)这个也好吃

子哼:

[这是您今天的狗血跟糖,请查收。]


  你好,我是宇直的妖狐,现在正跟一个弯男住一个房间,弯男还喜欢我,我们还有娃娃亲。
  卧槽,满满的槽点好不好!?
   妖狐躺在床上,心里十分绝望,至于这张床的另一个主人,还在书房跟他母亲谈人生。
  妖狐不由得想起了刚到这儿的时候,大天狗的母亲不知道在门外守了多久,看他们进来后十分开心的迎了上来。
  “崽崽呀,小雀以前在家怎么疼你的,你文妈就怎么疼你。”
  妖狐笑的勉强,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是任由她拉着。
  “崽崽呀,妈妈做了一桌子你喜欢的菜,等你吃饱了,妈妈在带你去看卧室。”接着又转过头嘱咐大天狗,“你先把崽崽的行李拿上去。”
  大天狗点了点头,拖着妖狐的行李上楼了。
  妖狐突然有种跟大天狗跑的冲动,她妈这个闺蜜实在是可怕。热情的想要吃人一样。
  妖狐内心忐忑的陪着妇人吃饭,直到大天狗从楼下下来坐到自己身边心里才踏实了一点。
  有了对比妖狐才懂得了大天狗的可贵,至少脸皮比他妈薄一点。
  找回了底气的妖狐,突然觉得原先没什么味道的菜似乎还不错?
  等妖狐吃饱饭后,大天狗的母亲便拉着他往楼上走,“崽崽呀,以后这就是自己家啦,狗子要是欺负你,你就跟妈妈讲。”
  妖狐也不知道自己还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长辈,也只能由着她去了。
  大天狗的母亲将楼梯上去后左边最后一间房间打开,简单的黑白两色,唯一惹眼的地方也许就是床头柜上摆着的那张妖狐的照片。
  大天狗的母亲很自然的拿起来那张照片,“要不是妈妈看到了这张照片,不知道要过多久狗子才能领你回家。”
  妖狐在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您,我能被我妈真的强硬的从家里扔出来吗?
  大天狗的母亲见妖狐一直不接自己的话也不生气,仍旧是笑眯眯的,“崽崽先自己在这里收拾收拾,妈妈找狗子谈谈心。”
  说着关上门,走的干净利落。
  
  而那边的大天狗一边消化着母亲跟他说的话一边走在回房间的路上。
  “狗子呀,虽然妈妈也很想你能跟崽崽在一起但如果妈妈三个月从外面回来后崽崽还不叫我妈,你就把人送回去,不然我就亲自去。”
  毕竟是来自上一辈的威胁,就算大天狗不同意,威慑力也在那摆着。
  
  于是,大天狗刚进房间就被妖狐从床上捞起来圈进了自己怀里的,“我知道你心里不乐意,但你就在这里住三个月好不好?”
  妖狐看了他一眼,忍不住举起一只手来捏住了大天狗的脸颊, “知道我不乐意你还强行把我拖来?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大天狗把妖狐作怪的那只手握进自己手里后亲了亲,“答应我好不好?” 语气之温柔,动作之宠溺让妖狐的心跳微微加速,但还是冷哼一声把手抽了回来。
  “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但这是我的房间……”
  妖狐愣了愣,“哦,那我另外去找个房间。”
  大天狗将人搂的更紧了,“不行。”
  妖狐翻了个白眼,全当自己是块木头。
  “我真的很喜欢你,从第一次见你照片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动了心,我不是那种肤浅的只看脸就心动的人,但我真的很喜欢你。”
  妖狐耳尖微微泛红,“冰块也会这么多话吗?”
  大天狗低头在妖狐耳边轻轻回答道,“我只有对你才会这么多话。” 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我想让你做我自己的崽崽。”
  妖狐心跳漏了几拍,自己居然被冰块撩到了。
  
  

#季棠#啊啊炒鸡萌炒鸡好吃我要站这对(´///ω/// `)

Unseen:

“袁小棠,我是重罚,还是轻罚呢?”


图美(///ω///)看右草稿是亮点wwwwwwwwww

GACHA二次元社区

一套9张惊艳到窒息的【LL妖怪花魁系列】!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右侧才是灵魂[doge]


感谢 @芭比  大大的授权~

全套无水印戳这里→